欢迎来到不绝如带网

不绝如带网

排名只比国足高11位,他们要第一次踢欧洲杯了

时间:2024-05-21 20:44:26 出处:娱乐阅读(143)

格鲁吉亚晋级欧洲杯。排名

3月份的只比FIFA比赛日,2024欧洲杯最后三个席位水落石出。国足高位在见证莱万多夫斯基领衔的次踢波兰末路逃生时,24强也迎来了唯一一张新面孔。欧洲

作为1991年才组建足协、排名并加入FIFA大家庭的只比后生晚辈,通过惊心动魄的国足高位点球大战上岸的格鲁吉亚,实则是次踢24强中纸面实力最差的那一个。

在3月最新FIFA排名中,欧洲全队总身价刚过1.5亿欧元的排名格鲁吉亚,只排在第77位。只比要知道,国足高位亚洲杯至今流年不利的次踢国足,排名也“高达”88位,欧洲只比格鲁吉亚低了11个位次。

然而,比起正为闯入18强赛苦苦挣扎的国足,格鲁吉亚人却要迎来他们的首次洲际大赛了。

格鲁吉亚通过点球大战取胜。

谢天谢地谢欧国联

一支在欧洲杯预选赛名列小组倒数第二的球队,最终却通过“外卡”杀进正赛,格鲁吉亚的奇迹出线,最该感谢的显然是欧国联。

自创始以来,将零散的热身赛“收编官方”的欧国联,明确规定给丙级的4支小组第一球队一张外卡机会,而让格鲁吉亚喜出望外的是,身为丙级A组头名的土耳其,已经在欧预赛锁定小组第一,其位置由同组第二卢森堡递补,出线路上的头号强敌,就此不战而退。

当然,得天独厚的出线形势,说到底是格鲁吉亚在欧国联真刀真枪拼出来的。面对纸面实力更强的保加利亚和北马其顿,格鲁吉亚在4场对决中拿下3胜1平,含金量着实可观。

已经拿到1/4张“外卡”,也就难怪此后的欧洲杯预选赛中格鲁吉亚表现得像另一支球队,8场比赛只拿下8分的他们,积分只比全败的送分童子塞浦路斯高,甚至面对西班牙还体无完肤地输了个1比7。

但那又怎样?3月为欧洲杯名额而战的,是名不见经传的格鲁吉亚,而不是坐拥哈兰德和厄德高两大巨星、早早就失去出线希望的挪威。

“北欧海盗”FIFA排名比格鲁吉亚高了31位,哈兰德一人身价就相当于后者全队,但曼城9号今夏只能在家里看电视。

“天时”之外,格鲁吉亚也占尽了地利人和。

欧洲杯资格赛附加赛的两回合,格鲁吉亚对垒卢森堡和希腊的2场比赛,都在本土举行,3天赛期不啻于全国节日,两场附加赛一共涌入了超过9.5万名球迷,来自全国四面八方的国家队粉丝,齐聚第比利斯为国家队助威。

比起希腊队以顽固著称的主帅波耶特,格鲁吉亚队最大的优势,或许就是主帅萨尼奥尔。尽管此前只在拜仁干过救火教练,上届世预赛也以折戟告终,但法国人却把格鲁吉亚视作了第二故乡:

“我不是那种比赛前10天才匆匆赶来的外国主教练,我喜欢开着车颠簸六七个小时去看格鲁吉亚联赛,这里的人们不富有,但人人都乐于互助,这里没有媒体的聒噪和金钱的污染,而我怀念的就是从前的足球。”

尽管萨尼奥尔和格鲁吉亚足协的合同原本年底就到期,但已经习惯在第比利斯街头骑着滑板车的他,早就接受了续约2年的建议。

毕竟,在这里的每一天,他几乎都能收到手镯、葡萄酒、奶酪面包和肉饺等礼物,甚至他去咖啡馆小酌时,都会发现已经有球迷偷偷替自己买了单。

在上下同欲的氛围里,轻装上阵的格鲁吉亚,力挫20年前的欧洲冠军希腊出线,也就不足为奇了。

球员在场上庆祝。

把少体校建到五大联赛

全国人口只有374万的格鲁吉亚,虽然足球气氛浓郁,选材面狭隘却是无从回避的劣势。

但深有自知之明的他们,选择了坚持前苏联的少体校模式,而这支几乎培育了国家队大半精英的青训摇篮,便是该国头号霸主——第比利斯迪纳摩。

早在上世纪60年代,第比利斯迪纳摩足球学院就已经开启了大面积招生选材。和前苏联少体校强调对抗、配合、纪律不同,第比利斯迪纳摩更强调球员的个性和天分,当时,欧洲媒体将格鲁吉亚球员称为“苏联的巴西人”。

苏联解体后,格鲁吉亚曾陷入长期的经济低迷,但对艺术足球的偏爱却始终没有改变。相反地,青训传统在历代精英球员身上都得到了继承与发扬。

以球队头号球星、堪称足坛“字母哥”的克瓦拉茨赫利亚为例,尽管18岁就出国到俄超接受历练,但在成人之前,他在第比利斯迪纳摩接受了整整5年的专业训练,优秀的人球结合能力在那时便已定型。

而作为欧洲如今最优秀的年轻门将之一,才23岁却已有了84场西甲经验的马马达什维利,同样也是在第比利斯迪纳摩长期受训,只在国内联赛踢了不到2年,就被瓦伦西亚捷足先登抢走,如今已是蝙蝠军团阵中身价数得着的球星。

当然,能把身处亚洲、不为人知的潜力股转销五大联赛,没有“中间商”显然行不通。而充当格鲁吉亚球员留洋桥梁的,便是昔日的国家队队长卡拉泽——那个从CCTV-5一直干到CCTV-1的米兰元勋。

尽管球员时代只是红黑军团的万金油,但从政的卡拉泽,在米兰众星中成就或许仅次于乔治·维阿,先后担任格鲁吉亚能源部长和第二副总理的他,如今是第比利斯市长,在政坛和体坛的影响力,都无须多言。

起初,卡拉泽曾不止一次向老东家AC米兰举荐克瓦拉茨赫利亚,但时任米兰体育总监马尔蒂尼,却对前队友的“安利”置若罔闻。而此后,低价加盟那不勒斯的“K77”,成为“小马驴”问鼎意甲的核心球员,更是上季意甲的过人王。

作为卡拉泽的老战友,曾在德甲闯荡多年的科比亚什维利,如今以足协主席身份主导着国家队的发展,萨尼奥尔能“屈尊”到格鲁吉亚执教,正源自科比亚什维利在德甲的深厚人脉。

身为格鲁吉亚足球世纪初的骄傲,卡拉泽们固然终身与国际大赛无缘,但在退役后,他们挚爱并深耕多年的足球,在南高加索开出了绚烂的花。

球迷们十分兴奋。

能跻身正赛,就很满足

“拉脱维亚能进欧洲杯,我们也可以。”

2004年,新军拉脱维亚跻身欧洲杯16强,成为苏联解体后第二支闯入欧洲杯正赛的加盟共和国,甚至比底子殷实许多的乌克兰更早。

然而,这也成了前苏联足球仅存的余晖,自此之后,除去俄罗斯和乌克兰偶尔露面,其余小兄弟们莫说觊觎决赛周,不成为预选赛列强提款机,就已经谢天谢地。

而对于地处亚洲的格鲁吉亚而言,1991年他们倘若选择加入亚足联,或许不必这么“卷”——亚洲杯届届不落不说,如今扩充到8.5个的世界杯参赛名额,或许也该有他们的一席之地。

对于当年的决定,格鲁吉亚足球会有遗憾吗?或许不会,因为在足球秩序愈发固化的欧洲,他们是本届欧洲杯24强中,唯一的新军。

自2016年欧洲杯扩军至24队以来,冰岛、北爱尔兰、威尔士、阿尔巴尼亚、芬兰和北马其顿,先后以新军身份出征欧洲最高舞台。然而,除去威尔士首次参赛就挺进四强,余者多半小组三场打完就打道回府,是不折不扣的“分母”。

而这一次,格鲁吉亚的前景,并不比同行们来得轻松。

按照欧洲杯抽签分组,格鲁吉亚所在的F组不但有老中青三代同堂的夺冠热门葡萄牙,还有欧洲足球的中产阶级代表捷克,以及本该在附加赛就遭逢的土耳其。

和同日闯关的其他两支幸运儿相比,格鲁吉亚可算“比上不足比下有余”。他们固然不像乌克兰所在的E组只有比利时一个强敌,但也不像波兰那样要被法国和荷兰“混合双打”。

但对于已经创造奇迹的格鲁吉亚足球而言,能和C罗、居莱尔、希克等球星交锋,已经算是莫大的荣耀,他们可以尽情在6月,继续跳他们欢庆胜利的列兹金卡舞,就像他们庆祝出线时那样。

(仰卧撑/杨健)

首发澎湃新闻

分享到:
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和图片整理于网络,仅供参考,希望对您有帮助!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删除!

友情链接: